业界专家深入探讨江苏开发区创新转型之路
2019-11-19 07:57: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开发区既是经济增长的重要空间,也是城市发展的重要空间。经过40年建设发展的我国开发区,在新形势下该如何转型?作为全国开发区总量最大的一个省份,江苏的开发区该如何创新发展从而继续保持优势?

  11月16日至17日,在由东南大学和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共同主办的“开发区转型与城市创新发展国际研讨会”上,来自我国及“一带一路”沿线十多个国家的300多名代表热烈探讨,就开发区的转型之路给出了许多真知灼见。

  “江苏共有省级以上开发区170家,其中国家级开发区67家,是全国开发区数量最多的省份。从1984年国家批准设立南通、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始,江苏的开发区经历了起步、增长和拓展阶段,自2013年至今,则处于创新发展的转型阶段。”省自然资源厅国土空间规划局局长陈小卉概括说。

  陈小卉从资源环境的压力、人口红利的消减等多个角度,分析了我省开发区面临的挑战,特别是开发区内部就业与居住的失配问题。在发展初期,开发区以产业功能集聚为主,生活居住、消费娱乐等功能依托于相邻城镇。到了一定阶段,开发区内部多元功能需求与单一生产性布局之间的矛盾就会凸显,如何匹配生产、生活、生态这“三生功能”,如何把碎片化布局的孤岛式园区,通过整合完善为综合性城区,实现从产业园向新城的转换,这正是新时期开发区转型需要解决的。

  “它有人才公寓,但仅仅是厂区外边的一栋楼,生态景观建设不足,缺乏休闲游憩体验空间,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滞后,难以吸引高端产业人才……总体看是重产轻城,产城分离,从产业孤岛向产业新城转化缓慢。”江苏省城市经济学会会长、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用这段话来描述我省某个园区的现状,这也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些问题。

  张鸿雁表示,网络全球化,全球智能化,再加上5G时代的到来,现在的园区跟以往的产业园区已不是一回事。园区就是公园、就是社区、就是旅游景点,园区就是一个生活高端的娱乐空间,园区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特色小镇空间。

  许多专家都把苏州工业园区作为一个典范,赞誉它从规划之初,就不仅仅是建设一个工业区,而是建设新区,园区内的商业街区、生活设施等都充分考虑到位,产城融合做得好,而且,它一直与时俱进地对产业业态和园区功能进行动态升级,成为中国园区的品牌。

  苏州大学建筑学院与一家数据公司合作,以手机定位数据为基础,研究了苏州工业园区和高新区各群体的职住关系。他们发现,两区都在靠城区一侧形成就业中心,同时在区内存在多个居住带和居住集聚区,收入越高的群体,远距离通勤的比例越大。他们认为,在开发区转型过程中,需要理清职住关系,解决初期粗放式开发导致的职住关系失衡,以及由此引发的交通拥堵、通勤效率低下等问题。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兴平认为,开发区未来发展的趋势有两个。一是创新,即从产业园区向城市转型,从一个单纯只是就业、生产的空间,转型为包括生活、包括新技术带来的新业态的新空间;二是向外,当前产业空间的发展已经全球化,结合“一带一路”的倡议,把我们的开发区模式向“一带一路”沿线扩散,与沿线国家实现共建共享与合作共赢。

  “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和我国合作,复制我国产业园区的建设模式。截至2018年9月,我国企业已在世界4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初具规模的合作区113家,其中通过国家有关部委确认考核的境外经贸合作区有20家。截至2018年底,这20家合作区共拥有入区企业933家,累计投资209.6亿美元,上缴东道国税收22.8亿美元。”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程慧给出了一组权威数据。

  程慧认为,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建设,能帮助东道国形成造血机制,提升双边合作层次,促进中国有关标准理念的推广,尤其是境外合作区作为中小企业集聚的平台,有助于企业抱团出海。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规划师胡亮,通过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境内123个产业园区的分析得出结论,决定当地产业园区布局的最核心因素是城市公路,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园区是否邻近研发中心和大学。目前,当地园区距离最近城市的车程平均是14分钟,距离大学的平均车程在20分钟以内。这对于想要走出去的园区和企业在境外的选址极具参考意义。 本报记者 刘玉琴

作者:  编辑:景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