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
2020-06-05 10:31: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照亮——让我们灵魂觉醒的哲学智慧》 江苏人民出版社

编者按 孙卫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哲学公共课老师,《照亮——让我们灵魂觉醒的哲学智慧》一书的作者。疫情期间,他被迫滞留武汉两个多月,疫情打断了他的生活常态,但却给了他的思想广阔的舞台。他不由感慨:哲学就是生活。

在武汉

这本书出版的时候,我正在被封城的武汉。

邻居群里面经常有人发布信息,某某楼里有人感染,某某楼里有人被抬走。有时候,救护车就在楼底下静静地停着,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一直有些咳嗽,自我安慰说是多年的咽炎发作。每天早上醒来,感觉一下,应该没有发烧,庆幸自己还没事。甚至也冒出过这样的念头:也许,自己真的被感染上了,真的就此告别人生?

这时候,想起了苏格拉底。面对死亡,苏格拉底为什么能那么坦然?我的答案是:苏格拉底是一位哲人,而不是哲学学者。学者们可以一边在书斋里撰写大量的论文论著,一边在生活中蝇营狗苟、斤斤计较。而对于苏格拉底来说,哲学,就是他的生活。

于是,我也慢慢地变得坦然,至少是尽量地做到坦然,也许,倒可以在这段特殊的岁月里静静地感悟生活。

我还想起了柏拉图的“洞喻”。封城的武汉,每个人都待在家里,通过网络了解外面的信息,是不是很像洞穴中的场景?网络上的信息鱼龙混杂,让人时而焦虑、时而愤怒、时而欣慰。柏拉图告诉我们,要学会“转身”。我们身在“洞中”,思想却需要出洞,不要自以为是。

疫情打断了生活,但疫情也是另一种生活。生活似乎暂停了,思想却因此获得了广阔的舞台:那些平时隐藏的问题,此时却和我们面面相觑。

前人的哲学智慧,照亮了我们的路途,但要照亮我们的内心,还有待于我们自己的领悟和思考。

关于存在

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说,时间性是“此在”在世生存得以展现的“境遇”,时间不断地“出离”“绽出”,而源始地使“此在”澄明,“绽出的时间性是此在本质上具有的一切生存论结构之所以可能统一的重要规准”。

听起来非常晦涩,实际上很简单。他后来又说:“存在就是时间,不是别的东西。……由于时间,存在才被显露出来。”对于人来说,存在就是存在于从生到死之间。存在就是时间,其实就是意识到了生命的有限性和过程性,我们才会真正地去珍惜生命,去拥抱生命,才会对生命进行深深的思考,也才能生发出一种深沉的责任感,为自己的将来谋划,为他人、为社会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著名作家沈从文专门写过一篇散文,就叫做《时间》。他说:“一切存在严格地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气候寒暑,草木荣枯,人从生到死,都不能缺少时间,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

米兰昆德拉早就提醒过我们:“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重,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人们就变得越是实在和真实。相反,全然没有负担,人就变得比大气还轻,会高高地飘飞起来,远离大地和他的血肉之躯的状态,变得亦真亦幻,他的运动变得自由,因而也变得毫无意义。”

有了时间感,有了重量感,我们才能真正回归大地,才能从空洞虚幻的无根状态中摆脱出来,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意义,活出自己的价值。

关于诗意地栖居

米兰昆德拉说:“当生活在别处时,那是梦,是艺术,是诗,而当别处一旦变为此处,崇高感随即便变为生活的另一面:残酷。”人既是物质的、肉体的存在,也是精神的、灵性的存在,而且,精神的存在、灵性的存在构成了人的本质存在和本真存在。因此,如果我们被局限于眼前的苟且,也就是物质、功利和琐碎时,我们自然就会向往那个精神的、灵性的、浪漫的存在。而且,有了这个存在,生活里有了诗意和浪漫,人才真正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伟大的诗人荷尔德林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表达了人类对精神家园的憧憬:

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我真想证明,/就连璀璨的星空也不比人纯洁,/人被称作神明的形象。/大地之上可有尺规?/绝无。

海德格尔说:“诗是真正让我们安居的东西”。“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处。”这里的还乡显然指的是去到精神的故乡,即精神家园。正是因为有了诗意,我们才能回到真正的存在的家,我们才能真正实现本真的栖居。

借用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的一句话,“像蚂蚁一样工作,像蝴蝶一样生活。”诗和远方是我们的向往,但是诗和远方并不能脱离现实的生活,也许,它就蕴含在我们现实的生活中。在追寻诗和远方的过程中,我们不要一味地埋怨现实,也不要沉迷于现实而忘了心中的梦想。生活在脚下,情怀在远方,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努力学习和工作,也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诗和远方。

孙卫卫

作者:  编辑:陈茜  
f46b06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