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城祭到国祭》
2019-01-03 15:38: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读书撷英

  在第5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常州大学教授朱成山撰写的长篇纪实文学新著《从城祭到国祭》日前发布。专家认为,这部作品将南京大屠杀史的研究与叙述拓展到一个新的境界。本期悦读版特摘录《从城祭到国祭》一书部分内容,以期读者能更好地理解这一历史与当代的深刻联系。

  首次国家公祭日要不要留下点什么纪念物?这是江苏省、南京市筹备国家公祭日活动的一行人员于7月7日在卢沟桥参加“纪念‘七七’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仪式时,看到北京有关方面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铸造了一个“独立自由勋章”雕塑后提出来的一个共同思考题、一桩共同的心愿。

  做什么器物能够与国家公祭日相适合、相配套呢?

  我提出做一口国家公祭鼎的设想。北京大学教授朱风瀚提出,国家公祭鼎的形制最好不采用目前国内“庆祝”常用的“大克鼎”“毛公鼎”等样式,建议采用造型简洁的“楚大鼎”形制。

  朱教授的建议很有建设性,在从北京返宁的高铁上,我拨通了安徽省博物院院长的电话,向他了解有关“楚大鼎”的情况。朱院长告诉我,那是他们博物院的镇馆之宝。1935年在安徽寿县楚幽王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大鼎,重达400公斤,圆口平唇、圆底、修耳、蹄足、耳饰斜方格云纹,腹饰蟠虺纹,犀首纹膝。楚大鼎以其气势雄伟、铸造精湛、花纹富丽、铭文书体典雅,为海内外人士所瞩目。1958年9月17日,毛泽东主席视察安徽省博物馆,当他来到楚大鼎跟前,围绕鼎转了一圈,不禁感叹道:好大一口鼎,能煮一头牛呵!

  在多次论证会上,专家们认为“楚大鼎”与其他古鼎相比,其优点在于两耳向外伸展、三足形态优美、鼎身纹饰细腻三个方面,其缺点是鼎身下部过于坍塌冗赘,因而设计国家公祭鼎时对其下部进行了改造,并对鼎的纹饰云纹进行了重新设计,变成了以南京市树为基本素材的设计图案;将底座上的铜纹饰设计成古城墙图案,体现出南京市的地域文化性。考虑到国家公祭现场的环境,还将鼎的尺度增大,由原来的外径0.93米增加至1.226米,高度1.13米增加至1.65米,鼎耳高0.498米,鼎足高0.915米,底座高0.45米。此外,其名称最终定为“国家公祭鼎”,邀请东南大学建筑设计院张宏教授设计底座,选用黑金砂花岗岩,在福建惠安雕刻成1.9米见方、厚度达30公分的稳重基座,用篆字标出,贴上金箔。铜质的鼎身和铜质的底座重2014公斤,石质的底座重1213公斤,象征2014年12月13日举行首次国家公祭。

  国家公祭鼎铭文的书写一波三折。开始时,我只是用直白的方式描述了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一段文字,结果上报中央有关部门后,被打回,要求用“骈文”表达。南京市委宣传部找到南京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韵文学会会长钟振振教授,写了初稿上报后,经过反反复复地修改,最终形成了如下共20句的四字铭文:

  泱泱华夏,赫赫文明。仁风远播,大化周行。

  洎及近代,积弱积贫。九原板荡,百载陆沉。

  侵华日寇,毁吾南京。劫掠黎庶,屠戮苍生。

  卅万亡灵,饮恨江城。日月惨淡,寰宇震惊。

  兽行暴虐,旷世未闻。同胞何辜,国难正殷。

  哀兵奋起,金戈鼉鼓。兄弟同心,共御外侮。

  捐躯洒血,浩气干云。尽扫狼烟,重振乾坤。

  乙酉既捷,家国维新。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国行公祭,法立典章。铸兹宝鼎,祀我国殇。

  永矢弗谖,祈愿和平。中华圆梦,民族复兴。

  这段国家公祭鼎铭文没有标题,也没有落款,使用简体字、魏碑体,被刻在鼎的正面。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是最后四句32个字,实际上对为何设立国家公祭日和铸鼎作出明示。在鼎的背面,用楷体字刻录了一段“纪事”,对国家公祭鼎作了说明: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南京开始对我同胞实施长达四十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三十多万人惨遭杀戮。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暴行。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在南京市首次举行公祭仪式。

  这则“纪事”虽然形式上没有落款,实际上铭刻了中国最高级别的组织单位在南京参与了首次国家公祭。有了这几个“名字”,这个鼎必将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镇馆之宝,必将留传千秋。

  11月26日,天气晴好,是原定浇铸国家公祭鼎的日子。我与南京日报和南京电视台的几位记者赶到了浇铸现场,准备12时浇铸。谁知到了11时30分,熬铜材料的中频炉突然出现渗漏现象,铜水顺着炉壁流了出来,无奈只得中止作业,首次浇铸宣布失败。

  这可急坏了我们,因为时间太紧了,距离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还有十几天,不允许出差错。我一边及时向领导如实汇报,一边督促工人连夜修炉子。辛劳的师傅们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次日上午,国家公祭鼎的浇铸再次开始。面对通红的铜水,我把从遇难同胞纪念馆里带来的30张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遗像,以及三本印有10000多个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名录的书籍,一起放了进去。我认为,这是为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而铸的大鼎,应该有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相应史料,这样铸出来的鼎,才会有灵魂,才会有历史价值。

  以防万一,南钢同时启动了两只电炉生产。10时零5分,盛满铜水的钢斗被门式吊车吊装到大鼎模子上空,通红的铜水像倾泻而下的瀑布一样流进了模具内,车间里弥漫着一股热浪,很快在模具的上方和四周开始冒出蓝色的烟气。王所长对此解释说,这是模具内的氢气被排出来了,属于正常现象。正说话间,听到“嘭”地一声响,我们吓了一跳。王所长却高兴地笑了起来说,这个声音非常重要,它标志着浇铸完成了,铜水与模具融合到位。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场的人们兴奋地鼓掌祝贺。

  12月8日,天气晴好,是国家公祭鼎起运的日子。9时,大鼎离开南京钢铁集团的车间,被工人们戴上大红花,精心地包装后吊上卡车,从江北沿江北大道,穿越长江隧道,运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时,已经是中午了。经过我们现场一番忙碌,借助红外线测绘仪等仪器的帮助,专家们精确地计算安装位置,最后用吊车将国家公祭鼎吊装在已经安装到位的基座上。

  (摘自《从城祭到国祭》)

作者:  编辑:陈茜  
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