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荣耀与耻辱》
2019-01-03 15:18: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作者访谈

  勋章最早只是欧洲中世纪时期一种用于区别战场上骑士的标识。随着时间推移,它逐渐成了战功显赫军人的标志。后来则是由政府、王室或相关组织颁授予个别人士或团体的荣誉证章。然而,当那些勋章承载着让人痛心的外族侵略史时,无论多么光彩夺目,终究是可耻的,无论绶带多么华丽,终究是可憎的。

  南京市博物馆文博学者吴国瑛所著《帝国的荣耀与耻辱:近代外国侵华战争奖章研究》一书,收录了数十枚1840年至1900年间入侵中国的所谓战胜国颁发的战争勋章,这些勋章均来自吴国瑛的个人收藏。“一开始,我想努力把八国联军的几个侵华国家的奖章收集齐,后来慢慢发现,远不止这些,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侵华,都颁发过类似的奖章,这一发现让我触目惊心。”

  吴国瑛的学术方向一直都是古代器物研究,例如青铜器、六朝青瓷、明清家具等等,因幼年时收藏过一些古钱币,所以对钱币和徽章也略有兴趣,但接触这类战争勋章纯属偶然。“在八年前的一次古玩市场淘宝中,一枚印有‘China’英文字样的外国奖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时我也不太懂,贩货老板和我关系不错,就让我把奖章带回去玩赏了几天。”出于职业习惯,对待藏品一向严谨的吴国瑛,回去后就开始收集此类奖章的资料,才发现类似奖章很多,都和入侵中国有关,所有资料和实物基本都流传在国外。而他看到的这一枚,就是1900年大英帝国维多利亚女王颁行的与义和团运动相关的奖章,是奖励给在中国参加镇压义和团以及平息围攻使馆战役的英国军人的奖章。这枚当时索价1万元的外国奖章,就此成为吴国瑛研究并收藏外国侵华战争奖章的开端。

  收藏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兴趣、是爱好,甚至是一种投资。但收藏对于文博学者吴国瑛来说,则是这些奖章背后所蕴含的历史记忆。随着此类奖章收藏数量的增多,资料的完善,吴国瑛发现,一枚奖章的背后就是一个具体的历史事件,时间、地点、人物都会有所展示。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也随着此类战争奖章渐渐浮出水面。研究过程中,吴国瑛还发现了不少历史细节。

  吴国瑛翻开图书第六章,指着一枚1842年的战争奖章说:“你看,这枚奖章的设计者是英国皇家造币厂的首席雕刻师,英国硬币上的维多利亚女王头像都是他创作的。奖章最初设计,正面是维多利亚女王浮雕像,背后描绘了一只雄狮吞食一条龙的场景,但这个方案在当时被认为是对满清王朝太过直接的羞辱,怕过度刺激清政府,而没有被采用。最终定稿是一组繁复而有序的图案,大量运用了具有中英特色的战争物品,如英国旗帜、英式带轮大炮、英式盔甲、清帝国旗帜、清制式帽饰、红缨枪等。”虽然修改后的图案对战争双方的胜负结果表达含蓄,但吴国瑛仍然从这些物品形象中读出了残酷的战争现实。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专业知识的不断增加,吴国瑛觉得有必要将自己的收藏行为和收藏成果做一个课题,最终汇总成一本公开的读物。于是,他从藏品开始,融合近代史中关于国外对侵华战争的认识,国内近代史中关于外国侵华战争的研究成果,及具体的外国侵华战争奖章的研究成果,最终历时三年,完成了本书的写作与公开发行。据吴国瑛介绍,他还计划办一个展览,把这些积累多年的实物藏品,例如奖章、和侵华战争有关的近代地图、近代版画等等展示给公众。

  每当国人向世界提及自己五千年历史时,那些悲情的部分,往往被轻易忽略。文博学者吴国瑛选择用研究近代清帝国统治下的中国经历的六次大规模外国军队入侵战争中,那些所谓的战胜国颁发的战争勋章,来描绘我们这个民族曾经的面孔和性格特征,甚至是这些性格特征所影响到的民族命运。他不仅希望能用这种收藏态度告诉人们收藏和文化之间的必然联系,以及如何不随波逐流、独辟蹊径的治学方法。他更希望把个人的收藏行为转化成与公众的爱国主义教育分享,提醒国人不要轻易忘记历史,也让国人通过这些侵华奖章看到历史的另一面。 本报记者 高利平

作者:  编辑:陈茜  
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