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现代的拂晓时辰》
2019-01-03 13:36: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朝》《假装生活在宋朝》《风雅宋:宋朝生活图志》……近年来,前后延续三百多年的宋朝成了出版界历史类图书热衷的时代,各种聚焦宋代历史、宋人日常生活的历史读物“吸粉无数”。一个已经逝去了千年,常常和“文弱”、“悲情”、“重文轻武”等关键词联系在一起的朝代,何以能够得到今日读者的青睐呢?

  居住在广州的历史研究者、专栏作家吴钩对宋朝情有独钟,近年来致力于宋代生活史、社会史与政法史的研究,主张“重新发现宋朝”。翻开吴钩近年来的著作目录,大多与宋代有关,《宋:现代的拂晓时辰》《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原来你是这样的宋朝》《重新发现宋朝》,吴钩试图在书中展示一幅丰富多姿的宋代生活图景。

  除了吴钩,还有很多作家在重新书写“宋朝”。在当当网上以“宋朝”、“宋代”为关键词搜索,很多“宋代主题”图书立刻“跳”出来,《两宋烽烟录》《宋朝进行时:趣说宋朝300年》《知宋:从水浒看宋朝的犄角旮旯》……涵盖北宋南宋漫长历史的图书让人目不暇接。

  翻开这些写宋朝的书,记者发现,文史作家们力图重现一个在正史中看不到的两宋,将笔墨更多地对准了宋人的寻常生活。在《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中,吴钩就绘声绘色地讲述宋代人豢养宠物的趣事——

  宋代,民间养“喵星人”、“汪星人”很常见。大城市中甚至有专门的宠物市场。宋代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说,开封府的大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大三门上皆是飞禽猫犬之类,珍禽奇兽,无所不有”。市场上还有猫粮、狗粮出售:“凡宅舍养马,则每日有人供草料;养犬,则供饧糠;养猫,则供鱼鳅;养鱼,则供虮虾儿。”宋代人喜欢宠物猫,他们将家猫分为“捕鼠之猫”和“不捕鼠之猫”,后者正是捧在怀中的宠物猫。吴自牧《梦粱录》载,“猫,都人畜之捕鼠。有长毛,白黄色者称曰‘狮猫’,不能捕鼠,以为美观,多府第贵官诸司人畜之,特见贵爱。”周密的《癸辛杂识》甚至记载了宋朝人给宠物狗、宠物猫美容的做法。

  如此充盈着生活趣味的宋代寻常生活细节,在《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中比比皆是。此书并不注重讲军国大事,而是将宋人起居饮食、焚香点茶、赶集贸易、赏春游园等生活琐事生动呈现在千年后的读者面前。

  “千年前的宋代人生活比我们印象中的有趣多了。”喜欢通俗历史读物的读者赵伟最近成了宋代史的忠实粉丝,“我原来喜欢看明代历史读物,后来发现宋代那些事儿也很具可读性。”赵伟说,普通读者其实对北宋和南宋都不算陌生,很多人听着“杨家将”“包公案”“水浒传”“岳飞传”的故事长大,但通俗文学作品中呈现的往往是经过了艺术加工的历史,和历史真相相去甚远,甚至完全相反。比如,发生在宣和年间的宋江起义规模其实非常小,并没有长期占据水泊梁山;“包公案”中留下千古骂名的负心汉陈世美,在真实历史中却是一个受人爱戴的清官……以《宋史》为代表的正史,记录的两宋历史虽相对真实,但可读性明显不如通俗读物。“对于普通读者来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一类的书,描写的既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聚焦的又是正史忽视的‘小历史’、生活史、社会史,讲述的往往是现代人感兴趣的内容,兼具可读性,受到欢迎并不奇怪。”

  个性人物也为两宋读物加分不少,随性豪放的苏东坡、才华横溢的李清照、当得好画家当不好皇帝的宋徽宗、精忠报国的岳飞……千年之后,这些宋代人物的生平经历和性格气质,吸引着读者翻开以他们为主人公的两宋历史书籍。

  其实,宋史读物在华人文化圈中的风靡,并不是这两年才出现的文化现象。南京大学出版社编审、历史学博士杨金荣还记得这样一件事:几年前,他去中国台湾的中国时报出版公司访问时,对方告诉他,作家李开周的一本《吃一场有趣的宋朝饭局》在台湾岛卖了5万多册,这让杨金荣大吃一惊:要知道,整个中国台湾才两千多万人口。

  翻开《吃一场有趣的宋朝饭局》,光看标题就已经勾起记者的阅读兴趣:“吃货应该去宋朝”“武大郎不卖烧饼”“大宋皇帝吃西餐”,这些正史中难以看到,从笔记、文集、诗词中找出的宋代美食掌故,还原了一个“舌尖上的宋朝”。

  在杨金荣看来,宋史题材图书出版的热度持续不断,有其内在的逻辑,“我们可以从出版供求关系的两端分别看,从供给看, 宋王朝前后300多年,经济、文化、艺术、科技极一时之盛,堪称中古历史的巅峰,这就为有关宋史的出版提供了丰沛的资源,这是出版热赖以持续的基础;从需求看,文化振兴,带动了传统文化阅读热,出版界持续关注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的文艺复兴与经济革命时期的宋王朝,从中挖掘选题,推出作品,也是顺应了受众的阅读需求。”

  在网上,曾有人出过一道选择题:如果让你穿越回过去的一个朝代,你想去哪里,很多人选择了“宋”。陈寅恪先生也曾说过:“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在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潘晟看来,宋代是一个科技发达、文化昌盛、经济发展的时代,“火药、指南针、印刷术真正开始应用是在宋代,科举制度也是在宋代成熟。张择端《清明上河图》最为直观地展示了宋代商业城市的繁荣,街市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百业繁华……”

  然而,与这些繁盛景象形成对比的是宋代外交和军事的孱弱,周边强敌环伺,和强敌辽、金、西夏、蒙古的战争屡战屡败。“这样的强烈反差,吸引着后世的人们去探究宋代国运转变的真正原因,也让读者对两宋的历史充满了好奇心。”潘晟说。

  本报记者 于 锋

作者:  编辑:陈茜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