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风雅》
2018-10-10 15:35: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读史观今

  1935年12月,费孝通、王同惠婚后不久,便前往广西大瑶山进行田野考察,历经辛苦,不幸的是,王同惠为救受伤的丈夫坠崖身亡;1948年初,时任中央银行总裁一职的张嘉璈面对一些人对其身家的质疑,主动致函当局:“请派人彻查我之财产,如私产超过中国银行退职金数目(十六万元)以外,甘愿贡献国家”,事实上,当时他已负债六万余元;1970年黄万里被下放至三门峡打扫厕所后,面对各种无端磨难和凌辱都泰然处之,每天打扫完厕所后,就在楼道里练太极拳……

  这三个例子只是《百年风雅》这本书所涉众多名人的几撇。可以看出,这些人身上有一股不易觉察之力,这种力可以是坚强,可以是隐忍,还可以是坦荡;他们可以为志向背井离乡甚至漂泊海外,可以为国家历尽艰辛,哪怕饱受磨难;他们追求自我独立,充满理想,一往无前。

  长于晚清民国知识分子群体研究的作家刘宜庆,又一次将笔头倾泻于他最熟悉的晚清民国知识分子群体。《百年风雅》这本书中,他撷取陈寅恪、黄炎培、张君劢、费孝通、钱玄同、邓稼先、朱希祖、胡适等八个江南名门望族三代历史进行了细致梳理。透过这些沉甸甸的文字,从中既可洞察历史风云际会和国家命运浮沉,同时也给人带来了这样的思考:在风云变幻无常的年代,这些江南名门望族的风雅家风何以传承?

  晚清之际社会变革剧烈,对传统名门望族造成巨大冲击,文人们延续了上千年的读书致仕的路径迅速崩解。本书梳理的江南名门望族,让我们看到了它们在传承中体现出的一种强大内生力量。

  本书汇聚的八大江南名门望族,一代代无一例外对于读书立志有着高度认同,因此才会早早走出家乡甚至是国门,追求自我人生的实现。徐志摩的原配、张君劢的妹妹张幼仪,将自己的人生分为“德国前”和“德国后”两截。前段,她按照传统谨守家规、嫁为人妇,却在丈夫徐志摩眼里成了一个“没有见识、没有自我的传统女性”。后段,她意识到必须“靠自己的两只脚站起来”,于是勇敢地冲破封建禁锢,重拾书本,自强自立,最终不仅找到了理想归宿,事业上也是成就不俗。

  这些名门望族子弟之所以没有“纨绔”化,乃因大都有一个“好爹”或者长辈。陈寅恪的祖父陈宝箴是晚清维新派名臣,父亲陈三立宁愿绝食而死也不愿为日军效力;“两弹一星”元勋钱三强的父亲钱玄同在汉语拼音改革方面有着重要贡献,其祖父钱恂还是晚清和民国时期思想开明的学者、自强学堂(武汉大学前身)首任提调;黄炎培早年父母双亡虽随外祖父发蒙,但外祖父孟庆曾知识渊博,且“不为清廷做官”,学识风骨可见一斑……类似例子在这些名门望族中比比皆是。不难看出,上辈们的严肃自律与率先垂范,作用不可或缺。简言之,家风才是江南文化世家名人辈出的内生基因。

  古今中外,富贵从来难以长久世袭,而好的家风则可以传承。作者笔下的这些名门望族子弟,大都在求学路上少不了家庭的接济,但他们大多早早离开了父母,自立自强成长很快,心智也随着知识的积累快速完善。数代人严格自律、潜心学究,家风传统才得以绵延不息。

  不过,有个问题也值得思考。日本铁蹄踏入中国之时,在日本文学翻译方面颇有造诣的文人、钱玄同的弟弟钱稻孙,却主动投向日本的怀抱,为家族、更为国家民族留下了耻辱的一笔,这与钱家数代人竭力报国的努力截然相反,让人叹息。

  钱稻孙并非个案,类似的还有同属江浙名人的周作人。沐浴同样的家风,为何却出现不同的人生选择?既然是研究家风传承,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周作人和钱稻孙这样与家族努力大相径庭的现象?对此,本书只是作了事实呈现,对于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未见深入发掘,这或是合上本书后的未竟之问。 禾 刀

作者:  编辑:陈茜  
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