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小草”富了一个村庄
2020-09-27 07:45: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尊敬的胡俭女士,您已获得整村授信贷款预授信50万元,有效期3年。”9月25日,句容市后白镇西冯村草坪种植户胡俭向记者展示最近收到的银行授信函,兴奋地说,这下不担心资金周转难了。目前,西冯村收到同样授信函的种植户已有300户,额度最低22万元,最高50万元。

西冯村党总支书记李治顺介绍,西冯村是“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全村95%以上土地种植草坪,去年村里草坪销售达2.1亿元,人均纯收入43600元,“西冯村的这株‘小草’,在银行那里起码能值1个亿。”

地处茅山革命老区的西冯村,全村80%的耕地都是七高八低的丘陵岗坡地,七级翻水成本高于普通农作物收入,一种就亏,村民纷纷外出打工,土地一度抛荒严重,曾被当地人戏称为“北大荒”。2000年,李治顺和村里党员干部几经调研取经,决定带领村民发展草坪产业。

沿着村里春天路岔口穿过10多米长的林间小道,一片种满天堂草和黑麦草的绿色农田出现在记者眼前。“我是村里第一个种草的,当时各地中小学都在建足球场,草坪紧缺,我请教专家后把快抽穗的稻子全部割了改种天堂草,很多人背后议论我是败家子。”今年70岁的陈久贵用脚点了点农田,说这片不到2亩的地,当年给他带来7000多元卖草坪收入,一下子震住了周边村民。现在陈久贵家草坪面积达100亩,每年纯收入20万元。

在陈久贵的鼓舞下,村民们纷纷种草。2003年,西冯花草木专业合作社成立,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的运作模式,为社员提供产运销一条龙服务,并作出承诺:草坪种到哪里,路就修到哪里,还包销一季草坪。合作社100多名经纪人搜集市场信息,社员足不出户便能拉到订单。草坪种植迅速向邻村辐射,仅后白镇就有3万多亩草坪。

“我结婚时家里有多穷?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在银行贷了3000元办婚礼,现在我家1年收入能有300多万。”一身运动装的古村村民戴玉美,丝毫看不出57岁的模样,“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到处跑,不仅为自家300亩草坪跑销路,还帮大家跑销路。”

居长美跟着戴玉美种草18年。“当时她跟我讲,十来亩水稻能挣几个钱?种草坪,她来负责销。”居长美说,仅他们村民小组就有10多户村民跟着种草,“种个几亩草坪,加上帮大户铲草坪1天400元到600元收入,1年下来能挣10多万元。”

“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戴玉美自豪地说,每年经她销售的草坪达2000余万元,都是线下交易,根本没时间上网,主要原因不是自己能干,而是货比三家,客户青睐西冯草坪。

2017年,西冯村成功申报“西冯草坪”国家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实行严格准入机制。以西冯草坪为基础,后白镇与南京农业大学合作建立省级草坪研究院,制定的《标准化工作管理办法》今年4月通过省级评审认定。

占地1000亩的研究院草坪标准化种植示范基地里,藏着诸多前沿种草技术,其中最抢眼的是形似机翼的大型平移式喷灌系统。后白镇科技镇长团于景金副教授向记者解释,使用这种系统后,草坪表面不需要喷头,方便大型机械作业,节省草坪管理的人力成本。

“我们培育的结缕草新品种适用于高档运动场,每平方米市场价为40元到60元,是传统草坪的10倍,还供不应求,扬州一家客商刚预订了8000平方米。”于景金说,他们计划打造全国最具影响力草坪草新品种选育基地,技术成熟后传授给种植户,壮大西冯“草产业”,“最近在试验新的草坪种植基质,发现将秸秆覆盖在沙子上种草坪,成坪时间缩短10天,成本也降低30%,未来会推广给种植户。”

“西冯的草不仅能卖,还能看。仅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后,就有8000多人次到村里参观学习。”李治顺说,村里建起了水上乐园、农耕馆、栈道,近期计划开展千人步行西冯活动,“我们的愿望,是西冯卖草坪更卖风景。” 本报记者 董超标 钱 飞

作者:  编辑: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