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规民约”成美丽徐州建设助推器
2020-10-22 08:53:00
来源:徐州日报
0
【字号:  】【打印

◎徐报融媒记者 王彬 见习记者 李雨昕

在铜山区侯楼村,经济困难家庭面对婚丧嫁娶的邀请,无法承担攀比的“随份子”钱,却又不得不出席的尴尬处境,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随着移风易俗的村规民约发布,侯楼村红白喜事随礼情况明显少了,曾经“抹不开面子”的村民慢慢打消了顾虑。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美丽徐州建设中,类似侯楼村这样通过“村规民约”乡土社会契约形式,深度介入基层社会治理的模式,正在广大乡村社区发挥积极的作用。

按照徐州市《关于深入推进移风易俗助推新时代文明实践的实施意见》的规定,全市所有行政村(社区)已将移风易俗纳入村规民约。在构建“四位一体”社会善治徐州模式中,覆盖全市乡村社区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将更好地护航乡村治理、滋润文明乡风。

“村规民约”助力基层治理

润龙社区是个新社区,成立之后就遇到了今年的疫情。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治理考验,社区主任王娟回想起来,依然感慨颇多:“当时忙得颠倒了黑夜白天,幸亏制订出来的社区公约,发挥出了效应。”

疫情防控,对于刚成立的社区来说,面临的困难主要是“人生地不熟”。王娟意识到,若想解决这一难题,首先就要织密联络网,只有这样才能将信息发布出去。

在王娟的推动下,8个网格群开始运作,每个网格群有200人,每家都要有1人加入网格群。“在网格群向大家普及了社区公约,号召居民重视疫情防控。”作用很快就呈现出来,第一批排查的16名湖北来徐人员线索,有一些就是网格群里提供的。

社区公约的作用是相互的,居民的行为被公约放大的同时,作为基层管理者,社区管理人员更要积极作为。

在润龙社区,王娟为大家申请安装了健身器材、儿童娱乐设施,还申请了在每栋楼下面安装晾晒衣被的公共架子,方便业主使用,避免了扯绳晾晒的问题,也为文明创建打下了基础。

云龙区大郭庄街道办事处李思璇介绍说,目前大郭庄街道所辖社区,包括涉农社区,均已根据各自情况制定了社区公约或者村规民约,“没有人愿意因为违反约定而被‘曝光’,所以这些约定在基层治理中发挥了潜移默化的作用,积极推进了文明乡风的树立”。

“以规立德”滋润文明乡风

记者近日见到大黄山街道坡里村副书记胡建时,他刚从一户村民家出来。因为和邻居发生一些争吵,这户村民找到了小组长,要求给评评理。胡建恰巧当天没事,就跟着过去调解。事情不大,双方被叫到一起,最初的怨气也都消化了不少,握个手就一笑置之了。

在坡里村,遇事不吵不闹、乡邻互助互帮的文明新风随处可见。胡建直言,这是村里实施村规民约带来的最大变化,“村里有专门的调解纠纷委员会,也有专职人员帮忙调解做工作”。

定规矩、立良俗、破陋习、扶正气,以规立德滋润文明乡风。铜山区在全区范围内推进“执行移风易俗,弘扬文明新风”实践行动,倡导“婚事新办、喜事廉办、白事简办、小事不办”,抵制农村铺张浪费,严禁大操大办。徐州经开区徐庄镇通过开展“干部立家规、党员正家风”活动,让正风气、讲廉洁从党员干部的家庭成员做起,用规章来约束行为,用道德标准来教育规范,促使村风民风根本好转。邳州市岔河镇用朗朗上口的“三字经”来丰富村规民约内容,并以通俗易懂、接地气的方式呈现出来。

“村规民约”也应与时俱进

随着时代发展,村规民约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胡建表示,今年他们村就要适当修改一下村规民约,“删掉一些不合适的内容,增加几个符合当前和时代需求的条款。”胡建举例说,比如怎样更好地照顾村里的孤寡老人、邻里如何相互守望等涉及民生、安全方面的约定,都要加进去。

王娟则认为,由于润龙社区成立较晚,社区公约也是一边开展工作一边补充,因此内容是不断完善中,“更好地发挥网格员作用,把基层社区治理这篇‘文章’写好,重点在这方面修订社区公约”。

发挥居民公约最大作用,助推基层社会治理,是新沂市一直探索的内容。在村规民约的制订上,新沂市有一套近乎苛刻的规范制度。首先,村民必须要了解村规民约内容,由村民代表会议民主推选产生村规民约起草班子,村委会确定专人负责组织和协调;其次,根据大多数村民意见草拟村规民约内容,形成第一稿;再历经多次修改,形成最终稿,最后要进行公示,村委会向镇(街道办)备案,公布村规民约。

村规民约如何适应新时代发展,徐州市从更高层面进行了细化。在市政府办公室印发的《徐州市妇女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表达得更为具体:对村民自治章程和村规民约进行性别平等审查评估,保障农村妇女在村民自治中依法参与基层民主管理。

作者:  编辑:后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