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生态, 重塑一座城市的发展内涵
2019-10-16 08:55:00
来源:南通日报
0
【字号:  】【打印

  2019中国森林旅游节将于10月18日至20日在江苏省南通市举办,主题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江海之约·森林之旅”。旅游节期间,还有全国森林旅游生态休闲产品展示、“长江之歌”森林音乐会等系列活动,旨在树立绿色发展的城市形象,展现美丽宜居的城市环境和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绿色发展成果。

  近年来,南通以长江沿岸生态修复为抓手,还江于民、还岸线于生态,推动城市有机更新。让生态文明建设在城市发展中发挥杠杆撬动效用,化解了几十年来沿江工业集聚带来的生产、生活空间之困,新增森林面积约6平方公里,促进了城市空间价值转换,重塑了城市发展内涵,走出一条生产、生活、生态“三生合一”的绿色发展之路。

  港城矛盾带来城市之困

  近代以来,南通港一直是城市发展的引擎。改革开放后,造船、化工等产业沿江聚集,支撑南通稳居苏中经济强市。近年来,南通港年吞吐量已达2.6亿吨,位列全国内河港口前三甲。因港而兴也为港所困,长期以来,临港产业挤压着城市建成区沿长江从西北向东南呈带状分布,极大地束缚了城市发展空间。

  现年74岁的袁锡林,年轻时就与江边工厂毗邻而居。拆迁前,全家仅有的两间小瓦房紧挨着水泥厂。不管白天黑夜,只要工厂开着机器,家里人就被震得心发慌。周围邻居怕码头扬灰,平时做饭都不敢开窗。像袁锡林一样的数千户居民曾长期居住在港城接合地带,那是南通的脏乱差集中区,群众投诉举报此起彼伏。 

  林立的码头工厂不仅遮蔽了长江,也潜藏着生态危害。沿江成为企业偷排集中区域,环境承载力已近极限。两年前,省督查组暗访发现,当地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内竟有多座码头从事危化品装卸作业,部分危化品直排长江,严重威胁市民饮水安全。

  临港产业收窄了城市生活、生态空间,最终也限制了自身的发展。南通港务集团董事长施渠平说,集团的狼山港区紧邻主城,集装箱吞吐量、硫磺等散货业务都受场地限制难以增长。水泥、造船、化工等临港产业因布局较早、质态落后,普遍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亿吨大港、10多家央企国企等大型企业、百余家中小企业、数千名职工……沿江工业历经几十年集聚,体量庞大、腾挪艰难。

  “临港产业不搬,南通就难以发展。”南通市委、市政府意识到,让港与城从相互挤压到协调共生,是南通转型发展的关键。

  有机更新探索城市发展新路

  港城矛盾背后是市民的新需求。工业占据了江岸,让南通人觉得城市“滨江不见江,近水难亲水”。为了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2016年以来,南通市把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作为发展项目的优先选项,大力推进长江沿岸修复和保护,还江于民、还岸线于生活生态,让良好生态成为普惠的公共产品,实现了滨江城市的转型发展。

  以退为进,产业转移实现产城双赢。沿江产业腾退,是激活城市空间转换的关键。南通市以南通港为突破口,以点带面引导沿江企业退出。通过在城外建设现代化设施、理顺企业股权关系、解决职工具体困难等举措,实现企业平稳转移,将港口业务全部疏散到其他港区。纲举目张,沿江200多家“散乱污”企业顺利拆迁。

  今年上半年,搬迁后的南通港集装箱吞吐量近48万标箱,比在老港区同期增长近49%。不仅企业搬大搬强,沿江临海的港区也因新业务带动而迅速崛起。同时,产业转移带动设施和人口外溢,拉开了城市的框架。

  植绿留白,生态修复塑造城市地标。南通将长江沿岸及五山区域统一规划建设为城市“绿肺”,腾出并修复岸线5.5公里。生态修复实现了“显山、露水、隐建筑”的效果,原本零散分布的绿化点变成了沿江连片绿带。

  2018年,绿带核心区的狼山国家森林公园成为当年江苏唯一获批、南通首个国家森林公园。滨江绿带也由此成为南通的绿色地标,招商局集团、华侨城等大型企业纷纷来洽谈滨江文旅项目。

  以人为本,美好环境成普惠公共产品。今年64岁的张玉琴,整治拆迁前住在军山脚下,拆迁后搬了大房子仍住在附近,原来的老邻居多数按照政府安排就近安置。现在,她每天抬腿就能到山下的植物园转一圈。当年寸步难行的沿江一带,已经成为家门口的公园。

  狼山旅游度假区管理办公室主任成宾说,10.8平方公里的狼山森林公园有近8平方公里全部对外开放,绿色共享提升了居民的满意度。如今南通市民可以漫步数公里长的沿江绿道零距离欣赏滨江风光。

  一座山折射城市绿色蝶变

  “山高气清,水静流深,鸟鸣花绽,这几年,军山又变得像我小时候那么美了!”曾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的周国兴说。

  他一直牵挂着南通军山东南麓的生态,并持续记录相关物种及自然生态环境的变化。军山居南通五山东首,也是长江北岸最东面的一座山。

  “这里可是世界上独特的、江海平原上难得的野生生物基因库!”军山东南麓保存着周国兴美好的儿时回忆,每年回去,他都要去军山寻找从前的踪迹,去探望他的窃衣草、金银花、霹雳、石蒜、金铃子……10多年前看到这里的生态环境一步步恶化时,他的心都碎了。2008年5月,南通中学百年庆典之际,作为学校杰出校友,周国兴应邀与市领导座谈时,提及军山东南麓自然生态保留地价值,建议建立“军山东南麓自然生态保护区”,引起高度重视。

  南通是江苏第一个将林木覆盖率列入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任期资源环境责任审计,并把城乡绿化建设纳入全市重点综合考核内容的设区市。近年来,特别是2016年以来,南通市启动实施了城建史上生态修复和保护投资力度最大、措施最有力的工程——五山及沿江地区生态修复工程。

  在政府主导下,南通市出台了相关生态保护规划方案,军山东南麓划定了自然生态保护红线,实行了封闭性保护。几年前的调查显示,军山东南麓地区有植物389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6种,动物种类220多种,鸟类82种,昆虫117种。随着生态体系的修复,仍有新物种在不断繁衍。

  对于南通成功创建国家森林城市,以及即将举办中国森林旅游节,周国兴尤感欣慰。前不久,他专程回南通,和复旦大学相关专家组再次探访了五山。在周国兴看来,南通近年来生态环境日新月异的变化,是整个国家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一个生动注脚。他说:“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城市价值转换带来发展启示

  南通主动开展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工作,并接连荣获国家园林城市、全国十佳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城市等荣誉。以城市双修撬动发展,南通的实践给新时期城市建设带来了不少启示。

  其一,宜高度重视城市空间供给侧改革。当地干部给记者算账说,项目涉及拆迁修复土地上万亩,按照当前行情,如果把地卖掉搞其他工业或房地产,政府会有大笔收入。然而,地没有卖,因为当地党委、政府认识到,这些空间必须留给生态、留给市民,否则就无法满足人们对优美生态环境的需求,更背离了发展的初衷。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崔功豪等认为,高质量发展阶段,市民更重视城市的生态宜居,必须据此对城市空间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当前中国许多城市面临的迫切而艰巨的任务。南通把生产空间留给生态,生态空间还给生活,实现了局部城市空间价值转换,是供给侧改革的有效尝试。

  其二,生态文明建设已成重要社会公约数。五山及沿江生态修复期间,搬迁居民、普通市民通过城市热线、现场建言等方式参与修复工作。国家统计局南通调查队调查显示,公众对森林城市建设的支持率为98.3%、满意度为93.8%。市民中甚至掀起了认养种植树木的热潮。

  与此呼应的是,南通加大考核力度,要求干部大力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成为城市共建共治的重要公约数,市民的热情与政府为民服务的初心在此共振。

  其三,长三角一体化宜注重生态合作。据了解,南通五山及沿江生态修复除了南通城市转型发展的需要,更是为了策应崇明岛世界级生态岛建设。为此,南通编制了《南通沿江生态带发展规划》,明确未来该市沿江自然岸线保有率将不低于35%、林木覆盖率达到35%。生态建设为南通打造上海“北大门”、成为对接服务上海的桥头堡提供了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显然,长三角一体化不仅是经济上的一体化,还有生态文明建设上的一体化。加强生态建设合作,将为长三角一体化厚植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半月谈记者 刘亢 朱旭东 杨绍功

  (《半月谈内部版》2019年第10期)

作者:  编辑:陈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