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东进,宁镇扬一体化实现重大突破全面提速!
2020-07-06 08:04: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宁镇扬大都市区总体空间格局

7月4日,宁镇扬三市党政一把手聚首签署五大协议,在创新大走廊、轨道交通建设、长江大保护、大数据通用等领域实质性推动三地一体化,这是宁镇扬一体化发展理念自2002年提出以来,三地融合突破力度最大的一次。

眼下正是各地谋划“十四五”的关键时期,三地签约势必对宁镇扬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就在签约的3天前,7月1日,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由中国科学院院士段进领衔编制的《南京紫东地区概念性设计》。在这份规划中,南京明确把紫东确立为南京融入长三角的门户地带、宁镇扬同城化核心区。

是西融、北延,还是东进、南拓,哪里才是南京都市圈的突破点?南京上述行动释放的信号指向明确:以都市圈为载体推动省域一体化,正是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内容,从这个意义说,南京东进,优先牵手镇扬,力推一体化,是富有战略眼光的强“圈”选择。

G312协作发展,替代中心虹吸

宁镇扬三地面积1.7万平方公里、人口1600多万,2019年GDP达2.4万亿元,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从空间区位看,宁镇扬三地是近邻中的左邻右舍。三地市中心,新街口、大市口、文昌阁,相互的道路距离不超过100公里,空间距离不超过70公里。

三市唇齿相依,融合大势日渐显露。就在6月30日,南京大学与扬州市人民政府签订协议,扬州实力最强的医院——苏北人民医院将由双方共建为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苏北人民医院。南京优势资源辐射周边的势头有增无减。

4日,三市党政一把手签署协议,所有协议充分吸纳各方反馈意见,三方共商共议,并按程序开展合法性审查,基本达成一致。这五份文件是《共建G312产业创新走廊框架协议》《南京江北地区至仪征轨道交通研究合作协议》《宁扬城际共建补充协议》《宁镇扬信用城市联盟合作机制框架协议》和《南京市与镇江市跨界水体水质提升合作协议》。

在三市合作中,这条总长约50公里产业创新走廊的打造被置顶。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提出,要以这条走廊作为资源优化配置的突破口,以产业链强链补链为主抓手,推动南京8条重点产业链与镇江、扬州深度对接,形成要素流通、互相支撑、互为补充的错位发展格局。

“G312产业创新走廊”,在产业、创新和改革三个维度都肩负重任,被寄望要成为“长三角沪宁产业创新带重要引擎”“南京都市圈制度创新综改试验区”“宁镇扬一体化科技协同创新中心”。

宁镇对这条发展带提出了五个方面10条任务,包括规划战略协同、提升区域协同创新能力、建设融合发展的产业体系等。要构建“一心、双带”的空间格局。“一心”:以紫东地区仙林科教城—麒麟科技城为主、镇江高校园区为辅,全力打造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双带”,是指沿江产业转型发展带、临山创业创新发展带。

在近期公布的2019年人才吸引力百强城市中,宁镇扬三市分列第6、第55和第44位,南京的引力指数53.2,扬州和镇江的分别是8.1和6.3。

G312产业创新走廊的实施与经济学家、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洪银兴的设想一致。他认为南京作为科创中心,有科技创新成果但受土地等空间的限制,科技成果产业化缺乏足够的场地。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科创中心外围有足够的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空间。在他看来这种科创走廊的协作方式比中心城市虹吸周边的发展模式更有利于区域协调发展。

这次南京与扬州两个方向的城际轨道交通合作取得重大进展。“江北仪征轨交协议”是联合开展前期研究型合作协议,内容强调方向性和指导性;而另一份“宁扬城际共建补充协议”作为2017年合作框架协议的具体细化,线位走向、投资分摊、项目运作模式及公司组建等实质性内容得到明确。

宁扬城际起于南京仙林大学城,止于扬州火车站,全长约59公里,项目采用“统一规划设计、统一建设、统一运营管理”的运作模式,两市共同出资组建宁扬城际项目公司负责项目运作。

“宁镇扬信用合作协议”推动三地以一体化大数据中心为新载体,逐步实现数据交换共享和开发利用,提升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水平。三地将共同完成信用信息跨区域共享、信用报告互认共用、共同实施诚信激励、共同实施失信惩戒、联合开展信用监管、共同推进政务诚信建设等12条任务。

在生态领域,三市将以扬子江生态文明创新中心建设为发力点,更好运用科技手段保护长江宁镇扬段生态,共同把长江大保护要求落到实处。

统一人才市场,率先破除壁垒

宁镇扬位于沪宁城市带的西端,是长三角西翼的重要节点区域,也是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辐射带动长江中上游和广大中西部地区的门户区域,在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中,地位难以忽视。

宁镇扬这次大动作引发外界关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法部民商经济法室主任、教授王伟认为,在现行立法未能就政府间的联合提供有效机制的情况下,政府协议是一项重大的创新,有利于实现横向政府间合作的制度化、规范化,并最终走向法治化。

同样,东南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南京市城市治理研究院院长王兴平也注意到三地签约。他对“签约”这种区域治理模式本身表示肯定。他说,同级政府间以“签约”的方式,确定事关各方发展的“最大公约数”,是一种先进的现代区域治理模式。

王兴平提出,一体化大潮下的长三角,高铁网络建设带来区域关系重组契机,城市间、地区间正在加快形成新的协同发展板块、走廊、联盟等,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宁镇扬借助长江下游跨江门户区位和地位形成的传统优势。宁镇扬板块正在奋力改善发展环境,形成新的整体竞争优势。这次三地签约达成的各项共识,在一定程度上能进一步克服宁镇扬三市分散发展造成的冲突与矛盾,更好形成合力,有利于构建强有力的江苏省“省会经济圈”,促进“省会城市”优势扩大到“省会区域”优势,并以加强版“省会区域”作为区域发展的龙头,在大长三角中心区域塑造一个强有力的复合型、联合型增长极,引领长三角腹地区域的高质量发展。无疑,紫东板块和312走廊的“凝心聚力”作用不可低估。

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董事长杨涛注意到此次宁镇扬党政联席会议在交通领域取得的突破,将有力促进形成宁镇扬中心区域“半小时通勤快速交通圈”。他表示,放在建设宁镇扬同城化综合交通体系的目标下,“十四五”期间,三地交通还要花大力气面对短板,如北沿江高铁、宁镇宁扬同城化通勤性快速轨道交通建设滞后,三市机场、港口建设运营仍然以各自独立发展为主,集疏运体系上缺乏互联互通,机制上缺乏互动协同,利益上存在相互竞争。

早在2014年,省政府发布《宁镇扬同城化发展规划》,这是我省颁布实施的第一个以“同城化”为主题的区域性规划,当时就明确以加快对接重大基础设施和重点跨界发展区域为突破口,共建宁镇扬大都市区。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章寿荣认为,都市圈发展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即交通不够连通、产业同质竞争、市场分割、公共服务和生态等方面的共建共享共担机制不健全,迫切需要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和完善来推动一体化发展。

他表示,宁镇扬都市圈一体化,关键还是要提升南京的首位度,加快江北新区建设;充分发挥南京在资源、产业、科技、人才、信息等优势,发挥南京作为中心城市的龙头带动和辐射作用,三地合力打造和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宁镇扬都市圈一体化发展,在章寿荣看来,必须改变以往单打独斗的地区本位思维。对此,他建议在政绩考核体制下,考虑将都市圈整体作为考核单位,将都市圈内各城市进行“利益绑定”“算总账”,而不对都市圈内部独立行政区域进行单独考核,通过制度设计来促进区域间自发或自主地进行产业分工。

如果改变行政考核的指挥棒有待时日,那加快建设统一市场,尤其是智力资源的统一市场的现实操作性则很强。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陈雯建议提高人力资源市场信息共享程度,共建宁镇扬公共就业服务平台,共同打造和共享一批人力资源教育培训基地,探索建立柔性人才流动机制。完善统一技术市场,共同建立技术交易市场联盟,探索在现有的网上技术交易平台和知识产权交易平台上促进密切交流合作的路径。构建房产及自然资源等统一的产权信息网络服务和管理平台,逐步统一市场准入标准等。

城市向东,边角成核心

这次宁镇扬党政联席会议明确,将加快宁扬两条城际地铁规划建设,受到两地市民极大关注。虽然有南京市民表示,为什么不把资源全部用于多建市内地铁,加密过江通道,但更多人对都市圈战略表示赞同。更多普通人感受到,创造条件共享资源,是双赢之举。

早在去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指出,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疫情之下,产业链、供应链频频出现“远水”解不了“近渴”的问题。疫情在对经济带来严重冲击的同时,也催生了新的发展机会,比如都市圈,广东、山东、浙江等地都在今年上半年出台规划,推进都市圈发展。

就在近日,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等机构联合发布《国际城市蓝皮书:国际城市发展报告(2020)》,指出全球主要都市圈推新规划,在这些规划中,“可持续”被提及次数最多,成为最重要的考量因素。

对都市圈来说,“你情我愿”才能“可持续”。

在4日的联席会上,扬州市委书记夏心旻说, 扬州将坚持在长三角一体化和宁镇扬一体化中定位和谋划发展,助力南京提高首位度,还要与南京、镇江一道把宁镇扬这个“宁三角”打造成更加坚固的“铁三角”、更高质量的“金三角”、更具创新特色的“智三角”,共同把宁镇扬打造成长三角乃至全国强劲活跃的增长极。

镇江市委书记马明龙表示,将坚定不移支持南京都市圈建设,坚定不移对接沪宁产业创新带,坚定不移融入区域互联互通大格局,坚定不移落实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镇江将始终把宁镇扬一体化作为对接国家战略最重要的切入口,作为镇江高质量发展最现实的机遇。

今年中央提出要建立以国内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的发展体系,就更加凸显了区域一体化的重大意义。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京祥分析,我国不断削减与国际间的贸易与要素流通门槛,但是对削减国内不同城市、不同区域间的要素流通、资源配置门槛却不够重视,“行政区经济”现象长期存在。他认为,这次疫情将深刻改变全球生产链、供应链的组织,出于安全、稳定的考虑,一个重要的趋势是许多生产链、供应链组织“近域化”,城市要在一个地理尺度可控、时间可控、体制可控的范围内组织相对完整的生产链与供应链。一个独立的城市无法有效达成此目标,而都市圈就成为生产链、供应链组织的基本单元。

具体到宁镇扬一体化发展,他认为过去10年,随着交通网络、信息经济等的发展,长三角发展重心显著东移,尤其是环杭州湾地区快速提升,以南京为中心的长三角西翼地区面临边缘化挑战;同时,合肥都市圈快速崛起,对南京形成巨大的压制效应。因此,加强宁镇扬一体化发展、加强南京都市圈发展,是宁镇扬合作共赢的需求,可谓荣辱与共。

在国家战略版图中,南京都市圈是连接东西、协同南北的战略性都市圈,这也是南京实现国家中心城市定位的重要支撑。相比于国内许多都市圈,南京都市圈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了良好的经济、社会与空间基础,但是仍有许多提升的必要,尤其是宁镇扬深度一体化亟待推进。这次三市签订一揽子协议,意义重大。

张京祥建议学习长三角一体化的推动模式,宁镇扬三市成立日常工作专班,形成 “一体化”推进的联合机制。各地政府追求“辖区属地利益最大化”,成为区域一体化的最大障碍。他建议要创造条件让市场、社会在推动一体化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

放眼全国,发展势头良好、又具有城市个性的两座城市,成都和深圳,其城市发展策略都是“东进”。南京向东,作为宁镇扬一体化先行区的紫东地区,将在山水之间建设科创走廊和公园城市。张京祥建议紫东地区的规划要跳出南京行政版图,放眼包含宁镇扬交接区域的“大紫东地区”,创造性地实施联合规划、联合监管、联合实施甚至联合投资建设,探索建立新机制,如三市联合成立日常办事机构“大紫东地区执委会”,实现一体化的社保、医保、环保、工商税务、人才政策等制度。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吟诵900多年的山水阻隔、去留皆怅,今后都将换成快速通达的畅快。宁镇扬一体化,正快马加鞭! 本报记者 孙 巡 颜 芳

作者:  编辑: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