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扣连:薄弱村来了“下访铁人”
2017-02-13 09:05:00
来源:新华日报
【字号:  】【打印

  1月21日9时,42岁的陈扣连身着检察官制服,走进他曾经下访的建湖县上冈镇大志村。

  “老陶,建湖县医院答应免费给陶其波做手术,把头盖骨‘补全’。另外,你家低保办下来了!以后每个月能多份保障。”跨进村民陶锦明家的院子,陈扣连赶紧宣布好消息。

  “儿子有希望,我们就踏实。”74岁的陶锦明拉着陈扣连的手感激地说,站在一旁的陶其波几度哽咽。因患有脑瘤,小伙子丧失劳动能力,而这个靠种地维生的家庭已无力支付高昂的医疗费。当时下访到村里的陈扣连得知后,帮他们四处托人联系专家、筹集费用,一家人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

  术后的陶其波头盖骨凹进去一块,陈扣连看见后心疼不已:“年轻人都爱美。我现在总算联系到医院,给他把那块头盖骨补上。”

  美,人人都爱,而陈扣连自己耳后有道10厘米左右的疤痕,脸部明显向左偏。“2014年那场车祸,大家都担心我被毁了容,现在这模样,虽然留下了后遗症,但老天还是很眷顾我的,起码我还活着。”揪心的往事,陈扣连轻描淡写。

  2014年,建湖县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副局长陈扣连作为下访干部,走进上冈镇经济薄弱村桃园村。年底的一天,他忙完村里的事回镇,一辆拖拉机在路口急转弯,适逢幼儿园放学,眼看一个小男孩就要被撞上,陈扣连加大油门,驾驶摩托车冲向拖拉机……打开手机里保存着的术后照片:脑袋紧缠纱布,脸部严重变形。陈扣连告诉记者:“4块钢板、24根钢钉固定在伤处,嘴边神经坏死,至今脸部仍然麻木,不能多说话。”

  术后的陈扣连无法张开嘴巴,他自创近乎暴力的康复办法。桌上,摆着一堆三角形木楔子,小的长半厘米,大的长两三厘米。“当时请木匠做了20多个。每天先用小的撬开嘴,再将大的往里塞,口腔最后撕裂发炎。”陈扣连演示给记者看,如此1个多月后,嘴巴终于可以张开并插进两根手指,主治医生直将他称作“铁人”。

  “那天,陈大哥是过来帮我的,没想到出了这事。”桃园村村民王美云很愧疚。她25岁开始养鸡,但缺资金、少技术、没销路,第一年就亏损10万元。正打退堂鼓时,陈扣连为她争取到3万元创业资金,并将鸡场道路拓宽200米,如今鸡场年收入近20万元。

  既要一对一的帮扶,更要谋划全村的发展。担任挂职书记后,陈扣连很清楚桃园村的瓶颈在哪儿:“对大多数村民来说,要脱贫先铺路,路通财进。”一年后,桃园村新建了3条道路、1座“彩虹桥”,修缮4座危桥,疏浚两条河道,全村致富的门路就此打开。

  2015年8月,陈扣连下访期满,桃园村委和全村4400位村民先后给盐城市委政法委和建湖县委写信,挽留陈扣连再待一年。然而,陈扣连既没有留在桃园村,也没有回原单位,而是申请延期,去了比桃园村还要落后的大志村,担任“第一书记”。

  “除了贫穷,大志村村民法律意识也极其淡薄。”陈扣连说。刚到村里,他就遇到为自己3分地讨公道的村民高兆香。自2007年开始每年至少跑村里30趟,从53岁跑到63岁,头发都跑白了,“我的3分地为何就平白无故消失了?”高兆香不服气。

  原来,高兆香的地按合同面积应该是2.8亩,但由于田南侧挨着学校,后来学校拆建成敬老院,敬老院又改成机耕道,机耕道后又进行复垦,一系列变化之后,高兆香的地缩了水,变成2.5亩。为了这“消失”的3分地,高兆香把写着“还我血汗钱”的大白布挂在村委会大门前,严重影响了正常办公。

  陈扣连上门做高兆香的思想工作,组织村干部多方走访,并到田里实地丈量,最终,村里补偿了高兆香的损失。

  “陈书记,我就服你。那么多部门来村里都没把问题解决掉,你来了,疙瘩就解开了。”高兆香一脸憨笑。

  去年9月,陈扣连下访期结束。在上冈镇,建湖县检察院成立的“陈扣连下访工作室”内,这位刚被评为省“最美基层干部”的检察官,仍一如既往地接待着村民,以各种方式继续帮助大家解决困惑和难题。

  本报记者 卞小燕

作者:  编辑:刘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