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让乡村教师拥有沉甸甸的获得感
2019-09-11 07:37: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在第35个教师节到来之前,省人社厅联合省教育厅等部门,为全省75万中小学教师送上政策“大礼包”。其中规定,在乡村中小学任教20年以上取得高级教师职称、或在乡村中小学任教30年以上取得正高级教师职称的教师,学校没有相应岗位空缺的,可分别按人社部门核准的副高级、正高级专业技术岗位数量的20%超岗位聘用。新政策在解决乡村教师职称晋升问题上迈出实实在在的一步,为振兴乡村教育注入强大鼓舞力量。

  乡村教师数十年如一日坚守讲台,这样的奉献,何尝不是一种“守岛精神”。扬州江都区浦头镇颜塔小学的柏玉华、曹金兰夫妇,荣获“感动江苏教育人物——2019最美小学教师”称号。他们在谈及自己的坚持时,自豪地说:“我们教过的农村孩子,有不少后来都考上了名牌大学。”心理上的获得感,无疑是乡村教师坚守初心的“加油站”。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次江苏放宽乡村教师高级职称的评定比例,打破以往限制乡村教师晋升职称的天花板,不仅让乡村教师们更有奔头,更让他们摆脱“低人一等”的心理桎梏,切实拥有沉甸甸的获得感。

  乡村振兴,离不开优质的乡村教育;乡村教育的核心,则是优秀的乡村教师。对农村学龄儿童来说,乡村教师是他们看外部世界的眼睛和窗户,是他们心中知识和希望萌芽的播种人。对国家来说,乡村教师是九年义务教育最基层的执行者,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第一层“把关人”。山里田间,三尺讲台,四季耕耘,乡村教师在平凡的生活和教育中为学生的成长操劳,用自己的付出和实践诠释“责任”二字。乡村教育在人们心中分量很重。马云称自己是“乡村教师代言人”,成立公益基金专注教育扶贫;刘慈欣笔下的乡村教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坚持授课,间接拯救了人类文明。

  但与这份厚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乡村教师流失问题严重。调研显示,75.6%的受访者反映周边或家乡乡村学校教师资源严重紧缺;师范生“愿意去农村当教师”的仅有38%。究其原因,教学负担重、工资待遇低、晋升天花板等现实困境,不仅阻碍师范毕业生投身乡村教育的热情,也让现有乡村教师面临着离职冲动的考验。

  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支撑和根基,若教师缺乏,乡村教育无疑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只有回应乡村教师的关切、改善乡村教师的生活,营造出良好的乡村教育生态,才能把人引进来、留下来。振兴乡村教育必须积极引进各层次优质教育资源,进一步做大优质教师“增量”,并在指标分配上向乡村教育倾斜,最大限度保证农村基础教育的发展需要。把教师队伍建设的工作重点放在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的培养上,引导优秀教师到农村地区长期从教。在政策倾斜中,完善乡村教师人才队伍培育和激励机制,逐步让乡村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

作者:袁 媛  编辑:夏禹玮